石家莊市龍匯精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

        1. <code id="3afdz"></code>

          1. <progress id="3afdz"></progress>
            <th id="3afdz"></th><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strike id="3afdz"></strike></video></span><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video></span>
            <span id="3afdz"></span>
            <span id="3afdz"></span>
            <th id="3afdz"></th>
            <th id="3afdz"><noframes id="3afdz"><strike id="3afdz"></strike><span id="3afdz"></span>
            <th id="3afdz"></th>
            <span id="3afdz"></span>
            <span id="3afdz"></span>
            <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strike id="3afdz"></strike></video></span>
            <span id="3afdz"></span>
            <span id="3afdz"></span>
            <th id="3afdz"></th>
            <span id="3afdz"><noframes id="3afdz"><strike id="3afdz"></strike><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video></span>
            <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strike id="3afdz"></strike></video></span>
            <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span id="3afdz"></span></video></span>
            <strike id="3afdz"></strike>
            <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video></span>
            <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video></span>
            <span id="3afdz"></span>
            <span id="3afdz"><video id="3afdz"></video></span>
            <li id="3afdz"></li>
            1. <li id="3afdz"><ins id="3afdz"></ins></li>
              1. <output id="3afdz"><ins id="3afdz"></ins></output>

                1. 溫馨提示:
                   
                   
                   
                  草甘膦高燒不退,該怎樣對癥下藥?
                  發布時間:2015-1-8 9:51:35 點擊:1006

                  去年以來,國內新一輪草甘膦投資熱又在悄然興起。近日中國化工報記者在參加的一系列農藥會展以及論壇的采訪中了解到,業界專家對此都表現出相當的憂慮。那么,這一輪的草甘膦投資熱究竟有什么特點?對行業發展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又該采取何種措施來引導草甘膦行業的健康發展?中國化工報記者進行了調研。

                  讓人頭痛的新增產能

                  “現在有一個令人頭疼的現象,就是新一輪的草甘膦投資熱正在興起。包括一些上市公司在內,新增產能動輒就是5萬噸/年甚至是10萬噸/年。我覺得大家還是有點頭腦發熱,忘了2008年以后的草甘膦價格是怎么從高空跌落下來的。那種陣痛的感覺,是不是應該好好想一想。而且企業也應該思考一下,市場是不是需要這么多的草甘膦?農藥是不是只有草甘膦一個品種?草甘膦是不是一定要市場獨大?”在不久前召開的第十四屆全國農藥交流會上,中國農藥工業協會會長孫叔寶語重心長地提醒相關企業。

                  資料顯示,作為全球草甘膦市場中的一個重要主體,我國已經擁有了全球70%的草甘膦產能。目前全國各草甘膦企業的總產能已經突破80萬噸。據統計,2013年中國草甘膦原藥產量增長約20%,達到50.9萬噸,其中出口(折原藥)44.2萬噸,國內消費維持在5萬噸左右,每年80%以上的產量用于出口。

                  “全球每年需要草甘膦原藥為80萬噸左右。我國擁有超過全球50%以上的原藥市場占有量,終端市場占有率卻不到20%。拼資源、低附加值原藥出口多而高附加值終端市場占有率低是國內草甘膦產業的不良現狀。產能嚴重過剩、無序競爭已導致局面失控。”湖南省農藥工業協會秘書長、教授級高工汪建沃強調說。

                  盡管如此,國內草甘膦的擴產潮卻在持續升溫。

                  汪建沃介紹說,受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繼續增長,草甘膦市場將繼續保持增長等利好因素刺激,又有一些國內企業陸續宣布進入該行業或上馬新產能。四川樂山福華公司將新建12萬噸/年草甘膦產能;和邦股份也宣布進入草甘膦行業,擬投資建設5萬噸/年草甘膦生產項目;2014年寧夏穎泰嘉和公司在寧夏投建5萬噸/年草甘膦清潔生產工藝項目。按照目前各項目建設情況推算,行業新增產能將在12年后集中釋放。

                  “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國家應該下大力氣控制產能。目前草甘膦產業最應該做的是盤活現有的產能,而不要再盲目新增產能。”汪建沃強調。

                  在汪建沃看來,新一輪的投資熱如果不加控制、任其發展下去,將導致全球草甘膦明顯供大于求,市場飽和又將使國內出口和內銷無序競爭的局面重演,國內草甘膦行業將陷入新一輪的低谷。

                  “草甘膦是一個現象,一個標志,它帶動了農藥行業的景氣周期。但如果新一輪的草甘膦投資熱再度持續的話,我覺得肯定要重蹈2008年的覆轍。”孫叔寶如是說。

                  令人可怕的投資后果

                  對于這一輪的草甘膦投資熱,不少接受中國化工報記者采訪的企業和專家都覺得“太可怕了!

                  山東濱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黃延昌告訴記者:“我們公司2006年開始上的草甘膦,目前的規模是2萬噸/年,已經做了好多年,但并不打算在目前這個階段擴產。現在國內確實有幾家大企業在擴大草甘膦產能,這個產品還能擴產嗎?目前中國草甘膦的產量已遠遠大于全球的需求量,產能已經嚴重過剩,肯定是不能再擴了。而且新增產能規模太大,動輒5萬噸/年、10萬噸/年,挺可怕的。孫會長提醒得很客氣了,這些企業實際上已經不把草甘膦當農藥干了,他們的做法完全背離了市場規律。”

                  “有些廠家上了裝置以后就開不起來了,這是最要命的,因為根本就沒有這么大的需求。比如,20149月份四川綿陽利爾公司就曾發布公告,稱其控股公司快達農化的1萬噸/年的草甘膦生產線‘由于市場變化暫未生產’。企業往哪里賣啊?賣給誰啊?賠錢都不知道賠到哪里去了。”黃延昌強調說。

                  湖南海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黃明智告訴記者,草甘膦這個產品要做好的話,需要上下游配套,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做這個產品,擁有技術是一個方面,原材料、上下游產業鏈也很重要。況且上這么多產能,市場在哪里?全球的需求量只有那么多。新增加的產能將導致草甘膦市場競爭更加激烈。

                  對于擴產的原因,黃延昌分析認為,并不是因為市場需求無限增長造成的。這些擴產企業的想法肯定是“我們不僅有產量的優勢、還有銷售渠道的優勢,到時候我能賣得了你賣不了。”也就是說他們只想靠競爭把別人擠掉,這是很不健康的做法,對于中國農藥行業來說也是一個悲哀。“因為從投資和競爭角度看,畢竟是國內企業之間的競爭,還造成了企業裝置的閑置,原有的投資也得不到補償。而且有的企業要在寧夏上項目,在環境這么脆弱的地區上草甘膦,我覺得更可怕,太不正常了。”黃延昌表示。

                  山東省農藥科學研究院院長李德軍談到,這一輪的草甘膦投資熱不同于2008年的那一輪。2008年國家的政策較為寬松,擴產的都是一些小企業,擴張的規模也都比較小,最多是萬把噸,只是因為點多,導致總量較大。而這一輪的投資擴張主要發生在幾家大企業身上,幾乎沒有小廠的參與,而且單獨擴產的規模較大,目的是在市場上爭取優先地位,所以這一次的影響更大。全球的需求也就80萬噸左右,可是未來國內新增的產能就達到30萬噸/年,雖然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但也是很可怕的,這會引發新一輪的惡性競爭。

                  “我覺得這些大廠擴產后,他們的能量會更大。而且這么大的產能不會大量同時存在,總會有些產能被淘汰掉。因此預計這次產能淘汰的過程會比上一次要更慢一些,大廠減產的速度也會放慢,過剩的時間會更長。”李德軍說。

                  毫無章法的競爭手段

                  各界之所以對這一輪的草甘膦擴產潮持質疑態度,歸因于他們認為這些準備擴能的企業對全球的市場需求、國家未來的政策走向缺乏正確的認識和把握,使得他們在與老對手孟山都的搏弈中,毫無章法可言。

                  興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曾俊震談到,草甘膦是全球70年的農藥史上農藥單品使用范圍最廣泛、對全球市場產生深遠意義的一個產品。至少在2000年前,它是孟山都的命脈。到現在為止,孟山都之所以在全球都有市場基礎,基于其市場信譽度和品牌占有率。目前,孟山都牢牢固守著美國和巴西兩個主要市場,其銷售方略不僅配合價格上競爭、配合農民的獎勵計劃,而且與新配方和新品種密切相關。因此,在既有市場上,孟山都公司都有相當大的優勢。

                  再看看國內,現在中國大大小小的草甘膦裝置產能大概兩倍于全球的需求,還有很多廠家在增加產量。供遠大于需是目前國內企業面臨的最大問題。“在與孟山都的攻防戰中,孟山都一直是有著長遠戰略的防守一方,而國內企業作為進攻一方,是完全沒有章法的,唯一的章法就只有增加產量。把量上來以后,再把價格降到最低程度,希望把別人都先打倒。當自己成為行業里的龍頭或擁有話語權的時候,能把這幾十萬噸的市場掌握在自己手中,這基本上就是國內企業的做法。群雄并起,大打價格戰,看誰能支撐到最后。這種做法最大的后果是以犧牲環境資源為代價,并造成了目前國內草甘膦行業的混亂局面。”曾俊震說。

                  對于中國草甘膦的出口形勢,曾俊震分析認為,中國80%以上的草甘膦出口到6個國家,其中前三位分別為美國、巴西、阿根廷,占出口總量的55%60%。在與孟山都決戰的市場上,中國草甘膦的出口價格能不能上去,就取決于在這3個國家的銷售情況。每年上半年如果在美國賣得不好,中國的出口形勢就一定不好,如果下半年巴西、阿根廷的市場不好,國內出口也一定不好。2013年中國在美國、巴西、阿根廷的出口量都比較大,加上環保核查的,所以2013年的出口無論在價格還是量上都有很好的表現。但2014年剛好相反,國內企業的出口形勢不是很好,美國干旱加上巴西與阿根廷經濟作物不是那么好,所以農民可能要縮衣減食,減少對草甘膦的使用。

                  曾俊震進一步談到,從全球市場上看,需求情況并不樂觀。

                  首先,國際市場在過去的35年谷物價格好的時候,尤其巴西、阿根廷的玉米、大豆種植面積大量增加時,對草甘膦的市場需求也有所增加。但現在谷物的價格并不好,新增種植面積的可能性不大。

                  其次是抗藥性的問題。目前,抗草甘膦的雜草在大田里面非常嚴重,美洲25%30%的大田都產生了抗藥性問題。這對草甘膦的用量會有一定影響。

                  最后,除了轉基因市場,在傳統市場和非農作市場,草甘膦也有了新的替代品。比如,目前草銨膦投資正熱,價格一路上漲,未來極有可能替代現有草甘膦的一部分市場。

                  “從整個市場層面看,全球草甘膦的需求正在下降。2013年全球草甘膦的市場銷量為85萬噸,估計2014年可能連80萬噸都不到。在沒有新的轉基因作物出來之前,這85萬噸/年的需求大概就是歷史高峰了。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一方面,全球作物面積增加有限,還出現了抗藥性以及新除草劑替代現象。另一方面,孟山都的原藥產能基本在35萬~40萬噸,而且孟山都也不會坐等市場萎縮。孟山都是連續性生產,一開車就要開到35萬~40萬噸。如果孟山都在美國、巴西、阿根廷賣得不好,它就很可能回到曾經退出的東南亞、澳大利亞以及中國臺灣地區。這無疑會對國內草甘膦的出口產生不利影響。”曾俊震強調。

                  嚴控產能的整合出路

                  那么未來國內草甘膦產業將何去何從?對于企業普遍關心的這一問題,專家給出的建議是:整合且嚴控產能。

                  李德軍表示,現在大家都呼吁要有一個理性和有序的市場,但目前草甘膦企業處在這樣一個過度競爭的階段是很難避免的。經濟發展是有規律的,經歷這個階段以后,才能逐漸有序。即使美國也曾經歷過這個階段,先有群雄逐鹿的亂象,而后一些有戰略眼光、有實力的企業家出來整合這個市場。

                  “這一輪的草甘膦擴產是一種非理性的擴產,走向整合才能終結這一亂象。但是現在國內的企業家還沒有具備這種戰略眼光。企業家的眼光和胸懷也是要靠產業的發展慢慢地學習出來的。比如,一百年前,一些美國的草甘膦企業家兼并了一些小企業。但他們在進行兼并的時候只是停掉了對方的裝置,并給其出路,并不是把對方置于死地。通過這種辦法,一些大企業把不少產業逐步整合起來了。但現在國內企業的兼并路程很難,因為一些大企業家總有一種想法,就是我要把你整死。而被兼并的企業往往都要垂死掙扎,從而產生一種破壞性。結果‘殺敵一千,自傷八百’。即使對方死了,也是死而不僵,市場一好,停產的企業就又活了。所以對草甘膦行業而言,我覺得通過實踐認識到經濟發展的規律性后,希望能一些有戰略眼光和博大胸懷的企業家站出來,采取兼并重組并給對方出路的辦法,把行業整合起來。這個階段雖然很痛苦,但是一種歷史的必然。”李德軍表示。

                  “在與孟山都的攻防之間,接下來中國該通過整合,與其抗衡。中國有這么多的草甘膦生產廠家,再接下來的整合要有一定的策略。理想的做法是采取有秩序的進攻態勢,而不是大打價格戰。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在草甘膦市場中得到一定的份額,并有一定的利潤,這就要靠大家的智慧了。”曾俊震如是說。

                  黃延昌認為,出現新一輪的投資熱,一是企業不冷靜,二是政府沒有做為。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國家是有可為的。國家要從產業政策上進行控制,制定合理的產業布局,不再允許新增任何產能。因此,一方面企業要自律,對市場有所把握;第二政府要有可為。

                  汪建沃表示,一要下大力氣控制產能,將環保核查進行到底。建議加強對新建、擴建、恢復草甘膦(雙甘膦)項目環保準入條件核準,確保新建、擴建、恢復項目同步達到《環保核查指南》的要求。二要把握統一的尺度,確保環保核查公平、公正,對每家涉及草甘膦(雙甘膦)企業都進行嚴格核查,一家也不放過。

                  李德軍強調,從企業來講,一方面建議大家更加理性的、規范地維護市場秩序;另一方面,還要增強社會責任意識,要明白企業有責任、有義務去消除因為你的生產而帶來的社會問題,要講究社會相容性。否則企業利潤再好,就業能力再強,假如不盡到社會責任,不被社會所容納,也是無法生存下去的。

                  關閉窗口
                   
                  石家莊市龍匯精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趙縣趙元路55號
                  銷售部
                  電話:0311-83077998
                  傳真:0311-83077998
                  采購部
                  電話:0311-84924007
                  傳真:0311-84925150
                  售后服務
                  電話:0311-83077998
                  傳真:0311-83077998
                  郵編:051530
                  版權所有©2009 石家莊市龍匯精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
                  電話:0311-84925105 傳真:0311-84925150 網址:http://www.qahv.tw 郵箱:lynhilj@yahoo.com.cn 冀ICP備05027514號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